在实际开展审计工作的过程中

2019-07-16 03:37

1.森林资源的价值量化难以评估开展地方领导干部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重要基础,是对森林资源的价值可以进行量化评估,可以量化的森林资源才可以成为审计的依据,进而可以为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提供依据,以此考核领导干部任期内对森林资源的保护利用情况。森林资源资产作为一种自然资源资产,其生态价值远远超过经济价值。因此,森林资源资产价值量很难准确的进行评价。2.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标准不统一在企业会计核算中资产负债表是指,企业在某一特定日期内的财务情况,是企业经营活动的静态体现。因此,根据这一定义我们可知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是反映某一特定日期内森林资源资产数量与质量状况变化的报表。但是,受限于森林资源资产核算的复杂性及统计数据的缺乏,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仍处于探索阶段,仅有试点地区对森林资源资产进行了资产负债表的编制,但还未形成统一的标准,并不能作为离任审计的依据。由于缺乏统一的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导致审计人员在开展领导干部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时无法获得有效信息,不能充分发挥离任审计的监督管理作用。3.缺乏统一的森林资源离任审计指标体系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的缺失,使得审计人员惯用的资产负债表审计受限,因此通过设立评价指标进行离任审计具有一定的可实践性。一方面,设立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评价指标体系,需要从定性与定量两方面进行考虑,而目前大多指标是定性分析,森林环境计量指标复杂多样,很多指标难以定量描述。另一方面,所搜集、整理的森林资源指标数据,只是纯粹对森林资源数据的展示,如何将搜集到的森林资源指标形成完整的评价指标体系,在现实审计工作中又是一大值得研究思考的地方。森林资源绩效评价指标体系的缺失,使得审计人员对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进程放缓。4.审计人员专业能力不足在进行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过程中,审计人员会接触到与森林资源相关的审计内容,这就要求审计人员具备过硬的专业知识,不仅要掌握会计与审计知识,还需要掌握林学、生态学、动物学、植物学等方面的专业知识。目前,政府审计机关的审计人员专业能力不足、知识面较为单一,缺乏森林资源方面的技术人才,在实际开展审计工作的过程中,无法以专业的角度处理与森林资源相关的问题,从而影响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开展。5.审计问责机制尚未完全建立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监督作用,一方面依靠审计人员的客观公正,秉公执法的职业道德约束,另一方面也需要科学合理的审计问责机制。目前,我国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责任问责机制还不够完善,审计结果也难以得到有效落实。尽管已经将森林资源环境作为地方领导干部考核的重要依据,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仍存在着诸多障碍,也没有制定专门的行政问责制度,使审计部门能够合理评价领导干部任期内的森林资源资产责任情况,导致审计结果也不能得到充分利用。

1.建立森林资源信息管理系统开展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首先要做好森林资源数据的采集,确保数据的完整真实,因此可以通过建立森林资源信息管理系统,充分掌握森林资源现状及开发利用情况,为森林资源实物量的确认计量提供数据支持,进而实现对森林资源资产价值量的评估,为编制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提供真实可靠的数据依据。2.编制统一规范的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不仅仅是一张财务报表,更是管理报表,因此,在编制资产负债表时,我们可以借鉴国外在生态资源核算方面的最新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与当前森林资源核算水平相适应,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相衔接,利用森林生态连清体系以及联合国等部门出版的环境经济核算体系(seea)为森林资源资产核算提供依据和技术支撑,不断完善资产负债表的结构框架,建立统一的森林资源资产负债表核算规范体系。3.构建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指标评价体系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指标应当全面反映领导干部经济责任履行情况,包括森林资源政策规章的制定与落实,资金使用管理与绩效状况,以及森林资源生产经营活动与管理造成的环境效果三个方面。因此,在指标设计时,要采用定性指标与定量指标相结合的方式,既要有综合性指标又要有反映单方面森林资源状况的指标,在设计定量指标时应当充分考虑数据的可获得性以及是否便于计量,在设计单方面指标时要考虑能否反映综合性指标的各个方面,各个指标间要相互独立,不能在内容上重复,又要相互补充,不能遗漏重要的信息。4.加强森林资源资产审计队伍建设由于森林资源资产除一般资产的属性外,还具有资源的独特属性,因此审计队伍应该由审计人员和林业专家共同组成。首先审计部门要定期加强对相关人员的培训,使其及时补充新知识、新技能,达到完善审计人员知识结构,提高审计人员业务素质的目的,进而为开展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提供有力的人才保障。同时,聘请林业专家参与离任审计工作,充实审计队伍,提高审计队伍的专业知识水平,为开展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提供支持。5.健全和完善离任审计问责机制对领导干部实行森林资源资产离任审计,不再是依据经济指标来考核领导干部业绩,要将领导干部对于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以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首位,并严格制定相关生态红线,将森林资源的开发利用情况作为考核业绩的重要依据。在进行责任追究过程中,严格记录其任职内的森林资源资产开发、利用情况,如若发现存在领导干部没有合理利用森林资源的行为,审计机关应报送给纪检、监察等部门,并采取进一步措施,严格追究相关领导干部的责任。